設計式的思考

出處│本文2010年5月15日刊登於聯合報

讀十四日「名人堂」專欄焦元溥的「誰願意創作?」,提到「文創的環境壞成如此,台灣依舊出人才,但問題是,就算永遠出人才,在這高度競爭的全球化時代,我們又留得住嗎?」

我在文創跨界學習的環境裏真的看到年輕一代人才輩出,兩年前才在學學教室中走動找課的程薇穎,今年已得了IMATS國際特殊化妝大賽首獎。台灣的第三代在富裕多元的環境中長大,父母給予完全自主,使他們在志趣相投的領域中自由飛翔;我看到一批批由國外學有專精、才華洋溢的孩子們回國,如果他們有國際第一流的機會等著他們,為什麼不展翅高飛?文創人才是會在國際間穿梭的,重要的是除了國際上文創消費力強、票房龐大的市場,台灣國內是不是也能一步一步地找出他們可以發揮的舞台?

我剛從美國史丹福大學D School參訪回來,學校成立D School提供給各學科,包括:文、理、工、商、醫、法、農……的各行各業人才來選修「Design thinking」設計式的思考。許多人認為D School也像世界上所有的創意學院、設計學院一樣最終畢業展的是設計「商品」,但史丹福大學想的卻是設計「思考」,產出的是人的「改變」;D School認為只有社會上、企業裏各行各業的人開始有「設計式的思考」,環境才得以改善。什麼是「設計式的思考」?就像設計師一樣富挑戰心、好奇心、同理心,要求自己做「眾人未知、未覺、未做過的事」,不會怕多做多錯、不做不錯,設計師要求完美,不向環境妥協,會串聯頂尖好手合作,設計師有大志,為改善人類生活做出得以改變人的行為、改變人的思想、改變人的生活型態,進而改變全人類文化的事。

什麼時候台灣的政府官員、學校師長、企業所有的主管都開始成為「擁有設計式思考的人」,台灣的舞台就會浮現,台灣能留住人才的機會就一磚一瓦地被建構起來。
盼望大家看到程薇穎的例子,開始相信我們只差一個「自信」、一種「設計式的思考」、一個「勇於突破」的態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打造台灣年輕人舞台的文化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