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救國

出處│新觀念雜誌 255期 2007.09.10
文│劉湘吟

以「文化創意產業跨界學習平台」為宗旨的學學文創,自2006年底成立以來,猶如在台灣文創界投入一顆震撼彈,學學的董事長徐莉玲,是投下這顆震撼彈的人。

曾經,徐莉玲寫下一段台灣本土百貨與本土品牌的重要歷史,在結婚、生子沉潛了十三年之後,這位昔日的「百貨界女強人」、「台灣百貨界頭號傳奇人物」重出江湖,一出手就是驚動四方的大手筆、大格局、大志業,耗費數億元的硬體設施,上百位文化、創意、時尚、藝術、行銷、媒體……各領域的知名優秀人才,皆是學學文創的師資,學學要讓社會聽到一個聲音:「生活美學、文化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事。」

徐莉玲對台灣的未來有一種焦慮感和急迫感,「台灣就這五年不到十年的時間了。台灣人再不升級,將來就是當台傭了。」「我希望有一天,台灣人是大中華區域裡最有品味的一群人。」這是徐莉玲的大夢與大願。

2006年底,台北文化時尚創意圈發生了一件震撼許多人的新聞:坐落於內湖堤頂大道旁全新裝潢完工、占地兩千坪的辦公大樓內,「學學文創志業」宣告正式啟幕。以「文化創意產業跨界學習平台」為宗旨的學學文創,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除了耗費數億元的硬體設施,軟體師資更令人驚豔:上百位台灣文化、創意、時尚、藝術、行銷、媒體……各領域的知名優秀人才,皆是學學文創的師資;包括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表演工作坊賴聲川與丁乃竺,當代傳奇劇場吳興國,飛碟唱片董事長張小燕,知名設計師溫慶珠,以及陳文茜、楊照、幾米、詹宏志、羅智成,胡因夢…… 都在學學開課。學學共設有數十個研究所,六、七百名老師,近一百五十種學程,逾千堂課程,就像一幢全新開幕的文化創意百貨公司,內容琳琅滿目、應有盡有。不少人一下子懵了,畢竟和文化相關的事,很少是這樣大陣仗、大手筆的;一直以來,懂文化的人大多不太懂經營管理行銷,如此將文化創意做為一個新興企業來經營,在台灣可以說是第一遭,猶如投入一顆震撼彈,讓許多人耳目一新。學學的董事長徐莉玲,是投下這顆震撼彈的人。

畫畫、作文總是得獎,打籃球又主持電台節目的女孩
今年五十五歲的徐莉玲,是台灣百貨界的著名人物,擔任中興百貨總經理的十一年間,她不但打造出中興百貨獨樹一幟的品牌形象,也大力扶植多個本土設計師品牌成立。這個「昔日百貨界的女強人」、「台灣百貨界頭號傳奇人物」,在結婚生子沉潛十三年後,現在要「以美學救國」。

徐莉玲是那種從小就展現美術方面長才,繪畫比賽總是得獎的女生。除了美術,作文比賽她也是常勝軍。高中時她是籃球校隊,還主持過空軍電台的熱門音樂節目…… 提起這些往事,「我的成長歷程很幸運,五感(注: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的開發很完整。」徐莉玲說:「全方位地體驗生活是一門很重要的課。一個人要具有生活風格、生活美學和創意潛能,這些都是點點滴滴從多元的生活體驗中累積而來的。」

從小畫畫得特別好,自然而然就走了美術的路,雖然在那個年代,「美術系」還被戲稱「沒出息」,但徐莉玲還是以第一志願進了文化大學美術系,「女孩子壓力比較小。畫畫我爸爸還不太反對,聽西洋音樂就不行了;高三時我爸爸把我所有的熱門西洋音樂唱片全部丟到稻田裡(徐莉玲家在台大後面的和平東路,那時很多稻田),不准我再聽。」

大四分組,徐莉玲選了設計組,「年輕時我一直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服裝設計師。」大學畢業後她也真的開設了自己的服裝設計工作室,卻發現:「台灣這個環境的道德標準很低。她設計的衣服擺在櫃上賣,「過一個禮拜,隔壁櫃也出了,比我的少繡一朵花,標價少五十元。」再過幾天,「再隔壁的櫃也出了,比我少一顆鈕扣,標價少一百元。」徐莉玲想:「這怎麼能活啊?」

寫下一段本土百貨與本土品牌重要歷史
「整個台灣,抄襲是非常自然而且常見的事。」看到這個情況,「我願意出來做保護設計師的事。」所以後來徐莉玲轉向百貨業經營,「我當百貨公司裡的警察。你copy別人的品牌,我知道了,你不換我就不讓你進來擺櫃;copy 別人的設計,你必須把衣服收走……」

徐莉玲的「俠女」個性從小便已顯露。學校的壁報比賽,全班沒有人要做,她把壁報板從學校扛回家自己畫,畫完了再扛到學校,代表班上參賽。年紀輕輕的徐莉玲,受到當時永琦百貨董事長林明成與中國信託董事長辜濂松的賞識,送她到日本數一數二的服裝大廠ONWARD 實習,讓徐莉玲學習從商品企畫開始的一整套流程。

1978 至1991 年,這十三年問,徐莉玲寫下一段台灣本土百貨與本土品牌的重要歷史。徐莉玲的美術背景,使她深知文化藝術的力量與重要性,在她百貨公司總經理任內,大力贊助文化藝術活動。回憶當年,「記得那時許博允的新象舉辦第一屆國際藝術節,我在馬路上看到公車站牌上的廣告,我想:這事情對台灣太重要了!」回公司後徐莉玲就停掉全年活動,所有經費全撥給國際藝術節。幾十年來,徐莉玲贊助、支持藝術文化活動的行動不曾停止過,「如果藝術在台灣社會裡不占有一個重要的地位,如果藝術沒有深化到我們的生活中,台灣不可能擁有具有品質的生活。」

從「急流勇退」到「重出江湖」
1991 年,徐莉玲選擇暫時告別百貨業,赴美國史丹福商學研究所念管理碩士。兩年後返回台灣,與台玻常務董事林伯實結婚,淡出職場,過著家庭主婦的生活,幾年前更做了媽媽,寶貝兒子今年就要念小學了。

就在離開職場十三年後,去年,徐莉玲在丈夫及一干具有相同理念的朋友支持下,成立「學學文創」· 從十六年前的「急流勇退」,到十四年前的「退出江湖」,再到去年的「重出江湖」,其實這些不過是外界看待徐莉玲的眼光,對她而言,人生的歷程、階段是自然而然的。「其實『學學』 的成立並不是突然的。十幾年前我就有這樣的想法,也一直和先生討論,說我想做一件和人才培育有關的事……主要是時間點的問題。本來我想等兒子上小學了再出來做,後來由於種種因素,提早了一點。」

一個十三年,她是百貨業女強人,另一個十三年,她為人妻為人母,似乎是截然不同的兩段生活,徐莉玲轉換自然,甘之如飴,「兩段都是很美好的經歷,感謝上天,兩段我都有很大的幸福和快樂。」下一個十三年,徐莉玲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學學」之名出自《禮記》〈學記篇〉,意謂教學相長,「學問」是由一半學習與一半教學所組成。學學的宗旨,在於搭建一個跨界學習、交流、對話的平台,這一堂課上的老師,是另一堂課上的學生。

「學學文創志業股份有限公司」,是台灣第一所經濟部認可的文化創意產業育成機構,「產業育成業」是指「為孕育事業、產品、技術以及協助企業轉型,提供企業空間、設備、技術、資金、管理諮詢服務或人才培訓的事業」,而「文創志業」是指「志在改善台灣美學生活環境,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提供跨界學習、藝企媒合、產學交流的平台,並與各慈善基金會合作,提供助學機會予弱勢家庭子女學習創意」。

台灣最大的問題:不求自己的特色
「文化創意產業」是近十年來在台灣相當熱門的一個新名詞,究竟什麼是文化創意產業?徐莉玲的解釋是這樣的:「所有的商品或服務,都是為了生活而產生;能夠改善人的生活,這樣的產業就是創意產業,所以銀行、航空公司都屬於創意產業。而文化創意產業是指,你在你自己的文化精髓中,找到論述、文字或圖像去發展你的產業,使你的創意產業向外銷售之餘,同時提昇了你的國家或城市的形象,這就是文化創意產業。」

「我覺得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每個人不求自己的特色,一味想撿最快速、最便宜的─就是抄襲。台灣人不覺得copy是不道德的、被人看低的。當你copy 別人時,你就失去自己的特色,並且走向一個更窄、更向下沉淪的路。這是代工時代要轉到自創品牌時代一定要改的心態。」

徐莉玲對台灣的未來有一種焦慮感和急迫感,眼看許多人才、資金逐漸外流,許多文化創意人才到別人的國家為別人賺錢,她很心急,「台灣就這五年不到十年的時問了。台灣人再不升級,將來就是當台傭。韓國、泰國的國民所得都超過台灣了,到現在我們整個社會還是一個只求近利而不求美感與質感的環境。」有一次徐莉玲請一位英國的文化部長吃飯,這位部長之前來過台灣一次,徐莉玲問他上次為什麼來?對方說,因為他在旅遊資料上看到,台北是全球知名的醜陋城市,所以來看看…… 「聽到這樣的話,你要不要掉眼淚?」徐莉玲說。

推動社會對「風格的知識」的渴求
徐莉玲以社會為己任的心念,不只表現在她實際的行動中,也表現在她許多率真直言、痛心疾首的批評中。「有一次我到韓國拜訪一位理事長,回程是早班的飛機,清晨五點多我在往機場的路上,看見馬路上已經有很多人與車。我問那位理事長,為什麼這麼早已經有這麼多人出門了?他告訴我,韓國人百分之七十五是基督徒,這些人早上五點半起床為國禱告,祈願兩韓統一……」徐莉玲說:「我不知道我們要怎麼樣跟人家競爭?我們這邊的人不要說早上五點半起床為國祈禱,我們晚上十二點半睡覺時都還在罵政府!」

多年來,徐莉玲常常寫信給政府單位表達意見、提供建議,這個習慣無論在她是總經理、董事長時還是家庭主婦時都一樣。

成立半年多的學學,今年九月的課程誌中,開宗明義文章的標題是「風格的知識」,「我們該做的努力,就是盡快地學習、領悟、體驗,做一個有風格的個人……這是一個風格知識的學習年代。當你一步步建構起理解世界、創意發明的全新感性知識,台灣也就一點一滴地,佔到了更好的位置……」徐莉玲說:「如何具有風格?這是有知識的,也是需要學習的。台灣到現在還沒有對『風格的知識』 的渴求,媒體不報導這些,只報導八卦、社會對立……有用嗎?」

「真的是……怎麼辦啊?真的看不下去了。一個五十多歲的人還出來做這麼辛苦的事,真的是挺辛苦的。但我就是覺得真的要發出這個聲音,要和我一百多位朋友一起發出這個聲音。」

烈士?俠女?播種的農夫?
個人特色或文化創意的表現,落實在生活中,就是生活風格、穿衣配色。徐莉玲曾經在實踐大學教色彩學,現在她在學學開的課也和文化色彩有關,「配色無對錯,關鍵是如何提出你自己的配色主張。」在徐莉玲眼中,台灣人不會穿衣服,顏色只有黑色、白色、卡其色、灰色、薇色這幾種顏色,「因為這幾種顏色是從小到大學校制服的顏色。」徐莉玲說:「我們的教育制度,使我們的孩子從小沒一有機會練習色彩的搭配,對材料也缺乏認知。」從這件小事,就可一窺整個一社會美學涵養和創意的貧乏。

每次往返機場,也是徐莉玲忍不住碎碎念的時候,「我不相信機場竟然是這麼低的天花板;我不相信還在用塑膠花;我不相信有人會選這種紅色的塑膠地磚…… 」先生知道她每次都要「犯病」,於是一下飛機就說:「妳眼睛閉起來,我牽著妳走好了。」徐莉玲笑著說:「很多人說我『嫁入豪門』,其實我不是嫁入豪門,我是嫁了一個很好的人。」

「學學」的創舉,叫好者有之,疑慮者有之,抄襲者也有之。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徐莉玲還幽了自己一默:「上次我去廣州參觀革命七十二烈士紀念公園,我就開玩笑說:我進去找找看,有沒有我的名字在裡面。」

烈士也好,俠女也罷,放著貴婦不做的徐莉玲,此時或許更像個農夫,她曾經豪氣干雲地說:「我就是要來撒這個種。至於是哪一代來收割 不重要。」

走進位於內湖科學園區的學學文創志業大樓,幾乎每一個人都會感覺到一種「不一樣」;這「不一樣」,來自空間的設計,來自色彩,來自家具材質,來自各種用品擺設,甚至來自裡面接待、往來的人們──對久居台灣的人而言,這個空間就是一次美學的新體驗,感覺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一樓大廳像是一座小型現代美術館;私塾教室有著令人看了就舒服的沙發,一整面牆擺滿了書,另一面是整片可眺望基隆河景致的落地窗;一口一口學食堂是充滿現代氣息的餐廳及bar的綜合體;學學的飲食研究室更是一流的廚房,頂級設備與大氣的空間設計,使這裡成為媒體採訪及商借場地的熱門地點。

我能給人的,讓我現在就給吧
那天到學學文創採訪徐莉玲,訪談開始不久,她就翻開《荒漠甘泉》 前兩天剛讀過的那一篇給我看,「我應當怎樣做?我在這世界的日子非常短少,所以有什麼工作、恩惠、服役,我能給人的,讓我現在就給吧。讓我不再忽視,不再遷延罷;因為以後我沒有機會再經過這條路了」。《荒漠甘泉》 是徐莉玲每天都要讀的書,她是基督徒,雖然她並不強調這一點,但像學學這樣的志業,出自一個具有信仰、宗教情操的人,確實令人能夠理解。

學學正式成立之前,徐莉玲和夫婿接連拜訪了數百位文化藝術界人士,因為有相同的理念一與願望,學學有一百多位股東,數百位老師,許多老師來上課不支薪,學學的志工中也不乏社會知名人士,「其實很多人都希望台灣不要落後,所以不是我一個人,是很多人在一起努力。我相信我們社會裡有這個力量,只是大家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如何連結起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曾經有一堂課,學員中有一對來自台中的夫婦,他們對徐莉玲說,「我們從台中來上課,只是要告訴妳:我們支持妳。」

談到學學成立至今最大的一點點成效,「其他所有機構都在改革課程。」徐莉玲說:「我們發出一點聲音,有了一點影響,讓大家聽到『 生活美學、文化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事』 這個呼聲。如果沒有豐富厚實、多元多彩的文化生活,怎麼可能會有足以向全世界推銷的文化創意產業?因為你自己的生活風格並不令人羨慕或嚮往。『文化創意產業』 就是『生活新提案產業』。」

學學所促成的化學變化
這大半年來,許多政府機構觀念也有所改變,願意與學學配合、合作,「比如學學今年代理的法國布瓦布榭暑期設計工作坊(由巴黎龐畢度中心、德國威察設計博物館、法國文化與農業國際研究與教育中心合作舉辦的一系列跨學科暑期工坊坊),文建會就和我們合作,提供各縣市一個補助名額。這個工作坊共有二十五個workshop ,一個workshop三十人,全球七百五十人,以前台灣去的一個也沒有,今年台灣去了五十八個人,其中二十三個人得到文建會、各縣市文化局的補助。」徐莉玲說:「我們和勞委會也開始密切合作,若是企業員工到學學上課,我們可以協助向勞委會申請百分之五十至七十的補助。」

學學所促成的化學變化,正在一點一滴呈現。之前徐莉玲的文化色彩研究室班上,有一位從法國念書回來的年輕服裝設計師,她準備一個人到日本接單,徐莉玲看了她的作品,覺得很不錯,給了她一些建議與協助,「那一班也很特別,同班上課的人中,有一位是研究台灣原住民織品的教授的女兒,我介紹她們一起合作。台灣的設計師一直沒有自己的布料,這不是正途;日本為什麼能夠有服裝設計大師?因為有日本的紡織廠做出藝術品式的布料,這樣才能成就一個世界級設計師。那個班上還有一位退休的成衣廠廠長,一週之內就幫她把下單所有的paper work 都做好了。之後她到日本真的順利接到了單,日本的雜誌還採訪她,稱她為台灣服裝設計的未來之星…… 」徐莉玲說;「像這樣的例子,在學學一再發生。」

學學的志業:公益助學
問徐莉玲,是不是對教育特別有熱忱?她謙虛地說:「我對幫助人有一點熱忱。」「以前在百貨業工作時,我根本不覺得自己在經營百貨公司──我是在經營一個學校。我們固定每個月給廠商上課,每週給員工上課。」徐莉玲說:「學習是一輩子的事,你必須一直不斷地學習。」

何以命名「志業」?「我很尊敬慈濟,慈濟其實是台灣的文化創意理念,『以眾人之力去幫助別人』,在台灣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我們也取名『志業』 。學學有『美育種子』 和『創意種子』 等助學方案,我們會辦各種活動募款,也會與其他慈善團體合作募款,這些款項會用於公益助學之用。」也就是說,學學的志業,就是助學。現在是貧富差距日益懸殊的M型社會,而品味總是和富裕脫不了關係,「要進入創意、美學的世界,不是非要有錢不可。」
成立僅大半年的學學,雖然在文創產業投入一顆震撼彈,但同時也面臨許多挑戰。這幾次看到徐莉玲,看得出她臉上的些許倦容,「體力不像年輕時了,所以我要趕快交棒…… 」兒子也說:「我希望學學趕快成功,這樣妳就可以不必上班了。」提起兒子,徐莉玲又笑了。「我看過很多朋友把小孩送出國,其實父母都希望小孩是跟在自己身邊的。為了更好的環境把小孩送出去,以後小孩長大了對台灣也沒有太深的認同感…… 我不希望這樣。我想努力看看。」

「我希望,當我很老的時候,可以看到這一幕:台灣人是大中華區域裡,最有品味的一群人。」這是徐莉玲的大夢與大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