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

出處│2011.02/2011.03/2011.04 學學課程誌

熟悉航空的人告訴我們:他們初習的時候,常是逆風駕駛,逆風會把飛機抬得高些。這個祕訣,他們 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呢?他們從鳥類那裡學來的,如果一隻鳥兒正飛著玩,他就隨風而飛;如果遇見 了危險,牠就立刻轉過身來,逆風而飛;這樣,牠可以飛得高些。

人生的逆境,是神給你的逆風,它們能抬你到最高的、屬天的生活去。讓我們作一個帶響弦的風箏, 在神的風中越飄越高,同時發出最好聽的音樂─「讚美」─來。

你有沒有經歷過:夏日空氣悶熱的時候,有時竟連氣也透不過來,但是黑雲一來,便降下大雨來了。大 雨傾盆,電閃雷鳴,不一回,空氣就清新了。

人生也是按照同樣的道理。變動一來,環境反而變得清明,充滿生氣;天上的生活也能帶到地上來了。

(摘錄自荒漠甘泉)

新的一年,選舉剛過,臺灣人在“追求共生”與“訴求本土”的雙重驅動下,面對數不清的價值危機, 數不清的多元訊息;或快速或緩慢的生活步調,或離鄉或在地的生涯規劃,如何取捨呢?在這相互 交錯關係的世代中,臺灣人正面臨迷惘與抉擇。

更嚴峻的是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正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態,各地呼籲減少足跡、 在地產銷、節能減碳、資源回收、改變生活、降低物慾的要求下,已使我們不得不轉身,重新思考。

這是一個文化可預見混血的世紀,人口可預見遷移的世紀,未來的消費不需簽證,隨著資訊普及化, 在地球上的個人,無論在多遙遠之處或對生活圈的接觸有多少,都是潛在的「消費者」、「製造者」甚 至是「影響者」,這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全球的年輕人正以自身的文化與他人交流,以獨有的特色與 他人跨界以創造出新的提案。

在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轉折中,身為臺灣人,我們問自己、問下一代:臺灣的機會在那裡?臺灣的特色 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讓世界看見臺灣?什麼又是臺灣下一個百年的生存藍圖呢?

正是這樣的逆風,啟動起文化的原創,但願臺灣的下一代負起永續的責任,成為御風翱翔,與大自 然共存的群鳥。

徐莉玲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