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起來

出處│2010.07/2010.08 學學課程誌

相傳有一個寓言,說鳥類最初被造的時候,是沒有翅膀的。神將翅膀造好了放在牠們面前,對牠們說:「來,戴起這些翅膀來。」

那時的鳥類也有豐美的羽毛和悅耳的歌喉;牠們能唱悠揚的樂歌,牠們的羽毛能在日光下閃著亮光,只是牠們不能翱翔空中。神吩咐牠們戴起翅膀來的時候,牠們起初還不大願意,但是不久就服從了,用嘴尖啄起翅膀來,安在肩頭上。

起初,肩頭上的擔子似乎很重,背著也很費力,但是不一會,牠們將翅膀展開,覺察了利用翅膀的方法,於是就能高飛空中 ─ 啊,重擔變成了翅膀!

我們就是那些無翅的小鳥,我們的工作和職務是神替我們預備要帶領我們飛天的翅翼。我們也會像無翅的小鳥望著面前的重擔畏縮,但是只要我們一挑起那擔子來,它們便會變成我們的翅膀,藉著它們,我們便能飛向神去。

如果我們高高興興地用愛心負起一切重擔來,我告訴你,沒有一件重擔不能變成我們的福祉。神原命定我們的工作來做我們的幫助的; 所以讀者阿,拒絕一個重擔,就是拒絕一個新的生機。

凡是神親手繫在我們肩頭上的重擔,無論怎樣沉重,都是可喜愛的。

(摘錄自荒漠甘泉)

台灣的第二代創業者,長期在代工的獲利模式裏守成,就像無翅的小鳥,眼見大陸的消費市場商機成型,卻仍然對於「自創品牌」躊躇不前,近日台灣的第三代一群一群地在國際賽事拔得頭籌,文創產業裏學有專精、才華洋溢的孩子們,充滿熱情與能量,然而他們可以跨界加值為台灣品牌設計與行銷的力量,竟然毫無用武之地。

近日我應邀參訪美國史丹福大學的D School,學校成立D School提供給各學科,包括:文、理、工、商、醫、法、農…的各行各業人才來選修“Design thinking”設計式的思考,許多人認為D School也像世界上所有的創意學院、設計學院一樣最終畢業展的是設計“商品”,但史丹福大學想的卻是設計“思考”,產出的是人的“改變”,D School認為只有社會上、企業裏各行各業的人開始有「設計式的思考」,環境才得以改善,什麼是「設計式的思考」?就是像設計師一樣富挑戰心、好奇心、同理心,要求自己做“眾人未知、未覺、未做過的事”,不會怕多做多錯、不做不錯,設計師要求完美,不會向環境妥協,會串聯頂尖好手合作,設計師有大志,為改善人類生活做出得以改變人的行為,改變人的思想,改變人的生活型態,進而改變全人類文化的事。

什麼時候台灣的政府官員、學校師長、企業所有的主管,都開始成為“擁有設計式思考的人”,台灣的文創舞台就會浮現,台灣能留住文創人才的機會就會一磚一瓦地被建構起來。

盼望大家負起重擔來,安上翅膀,開始相信我們只差一個“自信”、一種“設計式的思考”、一個“勇於突破的態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打造台灣年輕人舞台的文化推手。

徐莉玲